Bluedrdr

现在改写原创耽美了!请多多支持!以往的作品有漫画超蝙,电影蝙超,盾冬三大本命。另加spirk, 锤基。DC漫威都吃!

【原创耽美】同志十诫 第8回 同居密友

自从路依航机器人大赛获奖后,导师对他更加看中,平时对他的关注也就更多。这一点路依航完全能用“三个越来越”总结出来,所谓“三个越来越”是指:课上被提问越来越多,下课走的越来越晚,写作业的时间越来越久。

直到路依航跟着导师做了项目后,他才明白,之前的一切既是对他的考验,又是在跟进项目之前做的前期准备。

跟进项目后,还面临着许多的困难,最直观的是,路依航开始忙碌起来了,除了上课平常的时间基本上都找不到他。

每天有许多事情都来不及做,但还是要赶在门禁前回宿舍,为了赶上进度,路依航只好早早起床。时间一久,他自己没什么感觉,整个宿舍怨声载道的。

他太影响别人了,每天他走的时候大家都睡着,他洗漱、做事情,不管他多么小心翼翼,但习惯了大咧咧的他,难免发出响动,总会吵醒别人,时间久了,与室友的关系也有所转变,路依航终于意识到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了。

权宜之计暂时在外面租个房子,这样大家都好。

可是合适的房子不好找啊,周边的房子要不就是价钱不合适,要不就是室友不对他的心,再者说,路依航每天忙得晕头转向,实在是腾不出时间出来找房子。

路依航只好又求到龚政头上。

“突然找我,有什么事?”龚政问。

路依航最近忙得脚不沾地,自认是没时间去做活动了,所以,两个人是真的挺久没见了。

“帅哥,你在那个学校附近的公寓感觉很不错。”路依航坐在路边的长椅上,咬着吸管,自认为委婉的东拉西扯。

“怎么了,打算在外面租房子住?”龚政果然一点就通。

“是啊,最近跟导师的项目,实在太忙了,影响室友也睡不好,打算搬出去住,但是还没找到房子。”路依航苦恼道。

龚政继续问:“那你想租什么样的房子?”

“你家那样的房子挺好的,能不能找个类似的?”路依航睁着滴溜溜的大眼睛充满希望的看着龚政。

“不太好找。”龚政想了一下,如实回答。

“我觉得你的公寓真的很好吔,空间那么大——客厅超宽敞的——简直都能隔出一个房间来了——能不能收留我一下,我会付租金的!”路依航说起这话来又急又快,事实上,他一开始就打得这个主意,生怕说不出口,干脆全倒出来得了,“我平时进出都会很轻,工作就是用电脑一点都不会吵——你房子那么大,我可以在客厅隔出个小间来住,我平时在家时间也不多,绝不会打扰到你的!”他想这段说辞可真是费了不少脑子,还演练了好几遍呢,抱着不成功便成仁的气势。

原本龚政并不想答应他的,他一个人住惯了,不习惯和人一起生活,可是看着路依航那可怜巴巴又兮兮、像无人认领的小狗的样子,他居然有些犹豫起来了。

“拜托,江湖救急!帅哥!现在舍友看我的样子就像是火山喷发前的征兆,这段时间太多事又太忙了,过了这段时间,我就有时间自己去找房子了!真的!”路依航的神情简直是可怜,就差抱着龚政的大腿央求了。

龚政大概就特吃这套,脸面上也难也拒绝,沉吟了一会终于答应:“好吧。”

路依航东西少,最大物件就是电脑和书,收拾收拾,就住进龚政的公寓了。他这个人没心没肺的,本来是一个活泼的人,只是不会听人听音说话,又太直。路依航跟着导师不好显得太活泼,现在又从宿舍搬了出来,空余的大部份时间只能见到龚政一个活人,所以,每天的所见所闻,不管是好的坏的,都只好对龚政讲了。

奇怪的是,就这样一个咋咋呼呼的人,却不会让本来喜欢清静的龚政有什么火气。路依航虽然心大,但是和龚政住一起特别乖,大概因为龚政特别有场域,在他心里算得上是权威人物,所以龚政说什么他做什么,路依航性格直率也从没有什么弯弯绕绕,虽然男孩子多少有点邋遢,但在龚政屋檐下这方面变得注意了。或许是因为路依航的颜值,也或许是因为龚政一个人自己住、埋头搞创作也实在太孤苦寂寞,遇到一个路依航这样的开心果,龚政的生活也有了色彩。路依航烦是烦了些,但是也挺有趣的。

路依航的忙碌龚政不需要特别关注也能发现,早出晚归,周末无休,所以有时他会照顾路依航一些,因为这二愣子真的是太忙了。

 

“一航,你阳台上的衣服记得收,已经挂了好几天了,再不收落了灰又要洗了。”今天星期六,假期不用上课,前一晚龚政为了画画熬了一夜没睡,正要睡觉时,看到路依航起床,便提醒他收衣服。

“好,知道了!我等一下收!”路依航还有些没睡醒,随意应答了一声。

龚政一听他这架势就知道这衣服今天又收不了了,但现在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他一晚上没睡,困得要死,哪怕天大的事也得排到他睡觉后头。

龚政睡一觉起来,看见阳台上随风飘荡的衣服时,在心中想,就知道是这个结果,路依航果然没有收衣裳。

为了防止这个大忙人为了洗衣服更加忙碌,他替路依航将衣服拿下来,折叠整齐后将衣服放在路依航的小床上,等着他回来后自己放起来。

然后,他看了看时间,下午三点。龚政想了想,然后进了厨房,淘米洗菜,五点不到的时候,三菜一汤已经摆在桌上。

如果是他一个人,当然不用做这么多,谁让他现在有个合租室友呢!路依航每天忙的不行,有时候连吃饭都能忘,等他忙完了,学校餐厅早就没饭了,等到回来又是饿的嗷嗷叫,所以每天晚饭龚政都会做上两人份,偶尔会做路依航最喜欢的糖醋排骨。这份心情大概是和养育小动物差不多的。

龚政不但注意自己的艺术修为,并且在厨艺上也有一定追求,他有一种“如果要做一件事,那就要把这件事做好”的理念,从来不就活。他还认为“如果一个男人连饮食生活都不能打理好,还能成就什么事业”。他从小经常一人独立生活,所以到现在,厨艺也是十分了得,路依航每次吃他做的饭,都恨不得连着舌头一起吞下去。

路依航回到家时,已经十一点半了,要是在学校,这个点儿宿管大爷早就睡了,根本不可能进得去,但是他现在住在外面,想几点回几点回。

“回来了,晚饭吃了没。”龚政还没睡,看到路依航回来,自然就招呼他。

“啊!又忘了!”路依航拍着脑袋回答。

龚政就知道是这样,于是将下午做的菜放到微波炉里加热:“我就想到你没吃,给你准备好了,等热一下。”

龚政对路依航服务到这样到位是有原因的,有一次,路依航从冰箱里拿出一罐铝皮饮料想喝热的,居然就直接将罐子放进微波炉,幸亏龚政发现截下,否则就要出大事了。

想了一想,龚政准备再给他打个紫菜蛋花汤,于是又站到了灶前。

路依航从侧面粘上来把头搁在他左肩,无处安放的右手熟练地搭在龚政的右肩上问:“快好了吧,好饿呀!”

要不是龚政问他吃了没,估计他就空着肚子睡了,然后半夜饿醒找吃的,龚政半夜几次碰见他翻冰箱。但现在一说要等吃饭,路依航就化身快要饿死的非洲难民,简直就敲盆敲碗地催。

“快了,你坐下等一会儿,好了我端过去。”龚政抖了下肩,但路依航的脑袋纹丝不动。

“不,你炒菜的动作贼好看,我要看着。”两个人住在一起后,路依航显得更加熟稔,钢铁直男从不知道和室友保持距离。

但龚政就不一样了,作为一个gay,被有好感的男生做这样亲密的举动,哪怕两个人混熟了,也会不自在。

尤其是当路依航的鼻息就在耳边刮搔着他耳后敏感的肌肤,看上去刺喇喇实际却十分柔软的头发无意地摩挲着他的鬓角,就这样入侵了他的私人领域,让他毫无防备,一下子措手不及。

龚政一向不喜欢与人有肢体接触,一向与他人保持着120CM以上的社交距离,与朋友至少也是45 CM的私人距离,可路依航这个不懂察言观色的自来熟家伙,一下子就把私人距离拉到了父母子女或是伴侣之间才有的亲密距离,这让从小没有得到太多父母爱抚、也缺乏肌肤之亲的龚政一下子身体都僵硬了。

路依航却全然没有感觉到。

离得这么近,路依航身上有种草地被割后的清甜气息,这让龚政的身体慢慢放松下来,在他冷淡的外表下,心尖却开始融化。他怀着不为人知的心情为着身边人做这一份羹汤,厨房里的空气仿佛都变得格外温柔。

 

“哎呀,吃太多,撑了。”路依航将龚政做的饭菜都吃完后,摸着肚子瘫在沙发上皱眉道。

“吃饱了就别吃了,非要吃完,你这样暴饮暴食对身体很不好。”龚政一边说一边翻出健胃消食片递给他。

“还不是你做的饭太好吃了,我舍不得浪费,只好都吃了。”路依航说的随意,但是龚政却听进了心里。

路依航吃饱了一下子不能洗澡睡觉,就起来活动活动,从龚政晾在墙角等干的油画看到空荡荡的阳台。

窗外的午夜下起了点点细雨。

好像有什么事情还没做……路依航脑子里有个印象——

哦,衣服!

他立刻蹦起来回房间看了一眼,一摞叠整齐的衣服放在床头挺打眼的。

“帅哥,你帮我把衣服收了!”路依航跑到龚政跟前,笑嘻嘻道,“谢谢你啊,要不然又淋湿了。我这脑子,估计到现在也不会记起来收!”

“我就知道你不会记得,又不麻烦,我就代劳了。”龚政已经准备休息了,路依航过去的时候他正准备就寝,只得在床上坐直了回答。

“你对我真是太好了,又给我做饭,又帮我整理衣服。你帮了我太多忙了!哎,再这么下去,我都害怕我离不开你了!”

路依航可不管龚政的洁癖,穿着外衣就往他床上坐,龚政一口气提到嗓子眼又放下来,告诉自己路依航的外衣也没那么脏。

路依航说着就倒在龚政床上,摊开双手,在那兀自叹息道:“你吧,人长得又高又帅,做饭还那么好吃,要是谁找了帅哥你做男朋友,那可真是三生修来的福份呐!”

龚政看着这傻小子俊挺过人的眉眼、毫不设防的天真,又怎么能够按下自己心中的感觉呢。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