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uedrdr

现在改写原创耽美了!请多多支持!以往的作品有漫画超蝙,电影蝙超,盾冬三大本命。另加spirk, 锤基。DC漫威都吃!

【秘密特工】【苏美】肉体与恶魔 19(AU,ABO哨兵双重设定)

19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他的命运如此不幸?他已经接受了自己永远不能做为一个omega的不公,穿上戎装,像alpha骑士们一样通过那些刻苦的训练,可为什么——为什么他还要承受被自己所爱慕的人的误解?上天呐,为什么?!他扑倒在床上痛苦地责问自己这不公平的命运,悲伤的泪水从他的脸颊上流下。

哎,可你也不可能成为王妃的!王子殿下将来必定要娶一位公主以巩固统治和外交的——他的老仆人对他说——这爱情是无望的!何苦为自己永远不能得的东西而这样难过——

听了这些,他慢慢止住了哭泣,他的理智告诉他老仆人说得对,可是他的心却无法扼止住悲鸣——

“误会又怎么样呢?”老仆人说,“这种说不清的事情,恐怕只有巫师才能解释。不过,耽误之急是赶紧想到去除身上omega气味的方法。”

他用手将自己从床上支起来,默默地点点头。

 

哎……他要怎么向伊利亚道歉呢?他居然打了伊利亚一巴掌,这可怕得简直是难以想像——仅凭以下犯上这条罪状就足够死罪了——他不怕死,但在死前,他必须把事情对伊利亚说清。

他叹了口气,从手中的雏菊上摘下一片花瓣,惆怅无比地望着庭院中的花草。

伊利亚路过偏僻的庭院一角,发现拿波里安正倚在前面廊柱边,他即刻心跳起来,下意识地躲到了一根廊柱后。王子缓缓地侧过身,看到拿波里安坐在走廊供休憩的石台上,斜侧地背对着他这边,午后的阳光散落在他那亚麻色的头发上,慵懒而恬静。Omega的身形是那样优美,手中执着雏菊,眼神和容貌因忧伤而更添美丽动人的情愫,圣洁而古典,连美神见了也要嫉妒。在这一片颓靡而凄艳的茵草之中,omega的青春美貌却付于这幽深无底的寂寞,无人能识。伊利亚看着这仿如林中仙子的一幕,不由得也沉溺其中,可是接着,心也跟着痛起来。他的眼睛因这身份的阻碍,因这爱欲的痛苦而炙热——他的牙齿咬着自己的嘴唇,浑然不知已将自己咬出了血。

 

 

这两日,拿波里安推说身体不适未参加任何活动,尽量避开与伊利亚碰面。经过这两天,他情绪平覆了不少,和同事们说话也终于可以展露出笑容了。

今天,他和科涅金两人一起在城堡外散步,两人走在一起说话。科涅金是位热心的朋友,听说他病了便来看望他,聊些闲天。听着科涅金那十分逗乐的笑话,他忍不住大声地笑了出来,却没想到伊利亚正好也路过此处。

伊利亚这两日心情不好,正骑着马带着仆从安东从郊外回来。只见城郊离城堡不远处一棵树下栓着两匹马,不远处有两个人正在草地上走着,等走近了发现是科涅金正揽着拿波里安的肩膀一起悠闲地散着步,两人有说有笑,而拿波里安的神情更是笑得开心。

当拿波里安一眼看到骑在马上的伊利亚,他下意识地将科涅金的手从自己的肩膀上推了下去。

看见伊利亚骑在马上,一张脸阴沉沉的,科涅金也赶紧站直了。

这场景真是尴尬透了,拿波里安的脸也红透了。

“你现在病好了?”伊利亚冷冰冰地说。

“好多了,殿下。”

“我看你倒是好得很呢,一点也不像先前生了病的样子。”伊利亚那双蓝眼睛带着寒意不无嘲讽地说。

拿波里安没办法接话,科涅金一看气氛不对,赶紧打圆场道:“哦,殿下,他这病来的急,去的也快,现在看上去是好得差不多了。”

伊利亚拿眼瞪了科涅金一眼:“我并没有问你,你为什么要替他回答。”

科涅金吃了个鳖,不敢再说话了。

“既然好了,就都到训练场去。”伊利亚恼怒道。

 

 

一众骑士都感觉不对劲,这两天王子的脾气十分暴躁,这在以前是没有过的。而今天,就更是糟糕了——

“哈!”

“啊!——”

只见王子卯足了劲把科涅金逼得节节后退,招式狠厉、毫不留情。科涅金哪里抵挡得住王子的猛攻,慌不择路中步伐凛乱,已丧失了招架之力。只见他在紧张中一步退错,跌倒下去,而王子的剑尖已经到了他胸口,众人大惊,以为这下要完了,熟料斜刺里插入一柄剑格挡住王子的剑尖,王子这才能猛地一借势将剑尖收回,不然差点酿成惨剧。

当别人将惊魂未定的科涅金从地上拉起来,科涅金两眼睁得老大看着伊利亚,心下害怕不已,不知道自己是否是哪里得罪了王子殿下。伊利亚收了剑知道自己方才过于失态,只得闭口不言,他的目光从科涅金身上转到刚才出剑格挡自己的拿波里安身上,那眼神中充满着令拿波里安心碎的东西。等伊利亚和同僚们走了,拿波里安自己一人颓然地坐在武器室里,他的头脑被痛苦占满着,无法去想其它的事情。当他的眼睛看到那些没有生命的武器,他站了起来,伸出手抚摸着它们——他最美好的年华,一个omega最宝贵的年华就这样悄无声息地被掩埋在它们的里面——看不见摸不着,也听不到任何回响——这样的心酸有谁能懂呢?

他深深地叹了口气,目光凄然而绝望地望着窗棂处阳光照射出的飞舞的尘埃的光柱,他内心的所有渴望和不为人知的情怀,只能丰思掩埋。

正当他低头饮恨自怜时,却听到身后塔卡一声。

他回头看,只见伊利亚将门反锁,走了进来。

他的心狂跳起来。

他看到伊利亚望向他的眼睛亮得骇人。

他紧张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伊利亚一步步向他逼近,而他一步步后退。

当他身体当啷撞到锁子甲架子上,没有退路时,他害怕起来。伊利亚到他身前,突然抓住他的双肩,低下头粗暴地强行吻他。他想推开伊利亚,而伊利亚却更加用力地抱住他,更蛮横地啃吮着他的嘴唇。

他猛推伊利亚,但伊利亚的双臂却像监牢的铁条一样丝毫未松。他扭过脸去,身后的锁子甲哗愣愣直响。

“不!不!”他叫道,但不敢太大声。

伊利亚陡然放开他,他看到伊利亚的眼睛在燃烧。

“为什么?!他的亲吻比我的甜蜜吗?!他的拥抱比我的更热烈吗?!你为什么爱他?!”

他错愕地看着伊利亚那因嫉妒而扭曲愤怒的脸。

“您说什么?!”他问。

“啊,我嫉妒!我嫉妒得快要发疯了!”伊利亚像个得了热病的人一样激动,“我嫉妒他能让你笑!只要想到你把自己给了他,我就恨不得杀了他!刚才我就想杀了他!你为什么爱他?为什么?!”

“我不明白您在说什么?!”

“他吻过你多少次?!他抚摸过你的哪里?!他——他拥有过你多少次?!告诉我!”

 

评论(7)

热度(45)

  1. 身边只有可爱的姑娘和狗Bluedrd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