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uedrdr

现在改写原创耽美了!请多多支持!以往的作品有漫画超蝙,电影蝙超,盾冬三大本命。另加spirk, 锤基。DC漫威都吃!

【秘密特工】[苏美]肉体与恶魔(AU,ABO哨兵双重设定)18

前篇点击  1-17

18

迎面走来一位侍女,他认了出来。只见她还未走到他身边就露出惊奇的神色。

“大人。”那侍女向他鞠躬致意,然后一脸惊愕地仿佛在他身上寻找什么。

“莉蒂亚。”他友善地叫出了那侍女的名字,看着她那双诧异的眼睛问道,“怎么了?”

那侍女脸一红,眼神慌乱了,忙道:“啊,没什么,大人。”

他有些奇怪,继续走着。

又一位侍女在走廊上经过他身边,说道:“大人。”

他低头温柔的一笑:“你好。”

侍女突然间像是被什么击中了似的,继而双颊通红神情显得既羞怯又兴奋,嘴唇像是想说些什么——可这时,骑士巴巴多斯从走廊的另一个角上走了出来——

“我说拿波利安,你怎么睡到日上三竿才起来?”

“啊,醉过头了。”他微抬眉毛笑着道。

“看来你还得练练。”粗犷的巴巴多斯笑着用肥厚的手掌啪啪地拍着他的肩膀。

侍女也在旁边向巴巴多斯请安,巴巴多斯只是示意地点了点头,揽住了拿波利安的肩。侍女一看情形于是便走开了。

“唉,我说——”巴巴多斯刚说了几个字,突然俯下头用鼻子在拿波利安的头发处嗅着,在自己那圈大胡子下面的迟钝嗅觉下终于嗅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两眼放光又下流地大声惊讶道,“你小子昨晚干什么了?!我操,太香了,你是和什么骚娘们干过了?你他妈身上全是Ta的味!”说着,拿起拿波利安的头发就凑到自己鼻子处贪婪地闻着,不害臊地大声嚷嚷,“这娘们是谁?我可得见见!”

拿波利安一惊,脸一下红到脖根:“你胡说什么?!”他紧张地用手一把推开巴巴多斯。

“哎,怎么,那娘们跟你了吗?”巴巴多斯厚颜无耻地问道,“不能让我也认识认识吗?”

“去你的,巴巴多斯!”拿波利安第一次急了,语气重了起来。

他一向脾气很好,从不发火,好脾气的人一旦发火,着实是有威吓力的。巴巴多斯感觉到拿波利安是十分认真了,神情于是不再那么流气了,讪讪地说,“哎,我只是开个玩笑,你怎么就变脸了。”

这是什么omega有这么大魅力,能让最俊美最温和的骑士这样——大家都知道拿波利安以前可都没有过omega, 大概一直都是个处男呢。

巴巴多斯耐人寻味地咂了咂嘴巴,拥有这般美貌的拿波利安如果是个omega,估计大家都得为他决斗了,而拿波利安心许的omega美人恐怕只能是仙子化身了。

看着巴巴多斯陪笑的脸,拿波利安的脸色这才恢复过来。他这时才惊觉到自己的信息素暴露了,而自己却浑然不觉,幸好巴巴多斯以为自己是和哪个omega共度了良宵,要不然真不知道怎么才能掩饰过去。说实话,他这时已经十分紧张了,但还得假装镇定,盘算对策——他得先回房里服药——为什么药剂没有效果了呢?——如果药剂还是没有效果,他该怎么办呢?——眼下之计是要先扯个谎,摆脱巴巴多斯才行。

“我——”他刚想开口,只见伊利亚王子从前庭经过,不由得心下一怔,一种不知为何的激动一下子攫住了他的身体——让他脑海中模糊闪过火焰、老虎的影像。

王子看见了他们,便向他们走过来,王子的靠近带来了自己身上独特的alpha气息——这气息不由得令拿波利安后退了一步——又令他想到昨晚梦中的老虎。

眼见着巴巴多斯的手放在拿波利安的肩上,揽着对方的身体,伊利亚心中有些不悦——而为什么不悦,他自己也不知道——当拿波利安发现他走过来时,竟然还后退了一步——这就更让他莫名的恼怒了。

当他越过庭院时,一股浓郁的气味袭来一下子刺激得他将眼睛睁得老大——老天!这是……!他身上的汗毛一下子倒竖起来,他三步并作两步来到两人面前。

“你们在这里做什么?”他掩盖着怒意问道。

“我们刚遇到,殿下,正准备去训练场。”巴巴多斯粗神经地回答。

“你先去,我有事要和拿波利安谈。”伊利亚说。

巴巴多斯一看王子神情如此严肃,看起来不是好事,只好自己先溜了。

等到巴巴多斯一走,伊利亚便厉声责问,“你在这里做什么?”

“抱歉,昨晚喝得太多,今天起晚了。”拿波利安只得回答,看着伊利亚那对着自己愠怒的英俊面庞,心里不由得难过。

“你先和我到房间里去——”伊利亚说。

 

“你是怎么回事?!”一到寝室,伊利亚就来了火气,张口质问道。

“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拿波利安知道他所指的事,于是说,“我已经吃过药了。”

可伊利亚突然怒意大发地质问起他来:“你昨晚和谁在一起?”

“和大家在一起。”拿波利安不知所以地回答道,“在一起喝酒,您也在那里的。”

“我不是问这个,后来呢?你和谁在一起?”伊利亚问。

这个问题问得很敏感也私密得令人不快——拿波利安不知道伊利亚今天为什么如此粗鲁,即使伊利亚先前对他那么好,但现在这种态度也很难让拿波里安平静地回答他。

“我没有和谁在一起,我自己一个人回寝室睡觉了,为什么您要这么问?”拿波利安委屈地答道。

“那个alpha是谁?”伊利亚问,那双蓝眼睛的目光像是两把剑刺着他。

“我不知道您在说什么?”

伊利亚吸了一口气,然后咬着牙说,“你身上有Alpha的气味。”

拿波利安一凛——有alpha的气味就是和某个alpha交合了的意思——他的脸一下子因羞耻和愤怒而涨红了——

“我不知道您为什么这么说,我根本没有——您凭什么污蔑我、我的清白——!”拿波利安痛苦而激动地说。

“那你为什么身上全是alpha的气味?!”伊利亚闻言继续愤怒而毫不留情地指责他,“巴巴多斯是个迟钝的beta闻不出来,可我能闻出来!——你——你全身上下,全都是他的味道!”

伊利亚能肯定那一定是个男性alpha,这刺鼻的充满挑衅的信息素只有男性alpha才能拥有!

拿波利安听了这句话,痛苦的神情立即涌现到他的脸上,他自己什么也闻不出来,可伊利亚这样指责他——就好像他是个荡妇,昨晚多喝了几杯就和人上了床——

他强忍住眼泪,因为根本没有办法为自己辩解——

伊利亚看到他的神情,以为他是承认了,但怒不可遏地指责他:“你不是说要保守自己身份的秘密吗?!你不是害怕你的家族成员全被砍头吗?!你现在什么都不怕了吗?!多喝了几杯,你就爬上不知道是谁的床——估计你自己都不知道他是谁——?!”

“啪——!”

伊利亚不由得瞪大了眼睛,无法相信脸上的痛感。

拿波利安也惊呆了怔住了,他居然打了伊利亚一巴掌。

当看到伊利亚用难以置信的神情看着他时,他才意识到,他打的是王子。

伤心加上痛苦,他再也无法和伊利亚共处一室,于是他红着眼眶飞快地走出了伊利亚的寝室。

 

评论(9)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