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uedrdr

现在改写原创耽美了!请多多支持!以往的作品有漫画超蝙,电影蝙超,盾冬三大本命。另加spirk, 锤基。DC漫威都吃!

【原创耽美】同志十诫 第9回 同居密友 下

自从路依航从宿舍搬出去住后,也没时间参加宿舍活动了,除了在学校上课帮导师在研究室干活,私下的时间都和龚政在一起。有时候陈冬找不到路依航,就去问龚政,几乎只要找到龚政,路依航准八九不离十地在旁边,两人好得就像连体双胞胎。就连陈冬都抱怨一航不再经常找自己,而是和龚政难舍难分了。

路依航自己也搞不清楚他对龚政是什么感觉,他从小没有父亲,出现在他生命中的男性角色通常都是同学、室友,而龚政脾气那么好,对他又那么照顾,就像......像是有了个哥哥一样,让他忍不住越亲越近,越近越亲。

最近路依航除了喜提中国好室友之外,还发生了件好事,那就是他的桃花运开了。

那个女孩长得很漂亮,是舞蹈系的,气质也很好,她主动要了路依航的联系方式,约路依航出去吃饭。

可惜路依航实在是太忙,人家约他好几次,他才能去一次,可就算是这样他也很高兴。

他短暂的抛弃了龚政,和女孩子约会、逛街、吃饭,玩,理所当然的要付帐,可是女生都要和他AA制,逛街也从不买东西。

他不会和女孩子聊天,脑子里都是些逻辑、编程等理科类的东西,再就是别人都听不懂也觉得不现实的科学白日梦加不着边际的幻想。女生跟本没办法和他交流。

于是他只好说起自己平时的生活,但是他的生活中除了忙课业,在图书馆、研究室、住处三点一线往来,剩下就是和龚政相处。他每天跟的项目女孩儿听不懂也不想听了,那就只剩下他和龚政的日常。久而久之,他们的聊天内容里全是龚政的身影。

龚政对路依航来说大概真的已经占据他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部份了。

有时候遇到他和龚政曾经吃过的美食,玩过的东西,路依航都会说,然后说龚政觉得这个怎么样、那个怎么样;聊天话题能够有趣点的,就是他自己的一些日常糗事啊;外表是男神的龚政平日里究竟是个怎么样的人啊,真正的性格为人啊、其实没有看上去那么高冷啊;不但会画画还会唱歌、下厨,整理家事,简直完美等等。因为他的生活有够单调,有点有趣的事情都是龚政教会他的,或者是因龚政而了解到的。听到这些,女孩就会一脸惊喜的说“真的啊”“原来他那么好哦”“他喜欢这个吗”“哦,他习惯那样啊”“那我们就试试这个吧”或者是“那个我也很喜欢吔”。

他真的是迟钝的很可以,从来没有发现人家感兴趣的不是他,而是龚政。

就样约了一段时间,这天,女生又找他出来。

“谢谢你,其实……”女孩子咬着嘴唇,“……我喜欢的是龚政,我接近你是因为想了解他。其实我一直都想跟你讲,但,总是找不到机会告诉你(因为你都一个劲自说自话,我真是没有机会插上什么嘴吔……)这段日子,看你这样开心,我也不太好意思和你讲真话了,所以……总是一拖再拖,但是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因为我真正喜欢的,是龚政。对不起哦。你不会生气吧……”在又一次约会中,女孩儿满脸愧疚的对他说。

路依航失去了他的第一次桃花运,不,应该是他从没有过桃花,因为这朵桃花,从始至终都是龚政的。

他这个生活小白,自从和龚政成为室友后空闲时间都粘着龚政了,直到后来人尽皆知他和龚政关系很好,所以女生才接近他,想通过他来认识龚政。

路依航就纳闷了,难道他长了一张红娘脸么?

路依航能怎么办呢,男人得大度啊,况且龚政做为朋友对他不只是不薄,而且是很好。

他大方地说这没什么。男人就得潇洒大气。况且,他还真觉得没什么,只是开始听到实话有点自尊受损而已,到这会儿就好了。因为他觉得龚政的确很优秀啊,女孩子都喜欢他真是理所当然。

“那……你能不能帮我把这封信给他,或者给我他的手机号码……”女孩用央求的眼神看着他,试探着问。

他只得接过女孩儿递过来的信封。男人要宰相肚里能撑船,人家女生喜欢的是龚政,他作为龚政朋友也得牵线不是。但他没有将龚政的电话给她,没有经过当事人的允许,实在是不合适。

信由路依航转交给了龚政,但是奇怪的是,他除了刚开始被拒绝的时候有些气馁以外,再也没有别的感觉了,反而是帮忙递情书有些别扭,他不太清楚自己别扭什么,但是绝不是因为女孩儿。

龚政看了那封信,末尾处有女孩儿的电话号码。他是当着路依航的面儿看的,所以,他出去是为了什么,路依航都知道。

约会呗,路依航想。

龚政啊龚政,先前有漂亮女孩子加微信你不要,现在主动追你你还真就动心了啊?看来也是好男怕女缠——你也不问问我对方是什么样的,也不看看照片?路依航这样想。

他要是有女朋友了,是不是会要和女孩儿一起过二人世界,那我就成了电灯泡了,得搬出去——那我和他就又会从好朋友变成泛泛之交,不会再有什么深厚交情了——

打龚政出去后,路依航就开始胡思乱想,想到自己可能再也吃不上龚政做的饭,失去龚政兄长密友般的温馨照顾,失去所有这些优渥待遇,他越想越难受,抱着被子差点翻来翻去地郁闷。

 

龚政确实是去和舞蹈系的那个女生见面了,但是与路依航的想法相反的是,他是去拒绝对方的示爱的,他向来有责任心,所有的事情都要有个交代,于是他赴了女孩的约。

看着女孩子失落地推门离去,龚政虽然有些歉疚,但内心却轻松下来。

 

这边路依航眼巴巴地盼着龚政回来,他一回到家,路依航就旁敲侧击地问:“约会……怎么样啊?”

“哦,还好吧。”龚政看着路依航别有用意地说,隐去了一半实情。

“还好是怎么个好法?”

“嗯,就是还可以。”龚政有所保留,想从路依航的脸上捕捉细微的内心活动。

“那,你要跟她交往喽?”

“我考虑一下吧。”

“哦。”路依航一脸失落。

 “怎么了?”

“没什么啊。”一句敷衍的回应。

路依航什么时候学会迂回了,一向神经大条的人,说起话来突然变得犹犹豫豫、欲言又止——这让龚政心里燃起了一星希望的火苗。

“你觉得那个女孩子怎么样?”龚政终于发动了进攻。

“啊……挺好吧……”路依航说,这么不干脆还是第一次。

“哦?你和她相处了一段时间,应该对她有不少了解了吧?你……喜欢她么?”龚政继续问。这么久以来的相处,让他更加了解对方,路依航对于课业外的事都很难转过弯来,龚政终于忍不住想要探问他。

 

“这个……其实我也没有怎么了解她了……我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没什么话题……都在聊你……还谈不上什么喜欢不喜欢吧……”路依航虽然实话实说,但说到后面越来越沮丧。

“是么,”龚政看着路依航,“你们在一起相处,怎么把我当谈资啊。”

“我也不是故意聊你的事的……”路依航有点慌,生怕龚政认为他好说八卦,“她其实是想让我鸿雁传书……她喜欢的是你……她就总把话题往你身上引……”

路依航感觉龚政有点拷问自己的意思了。

“那你觉得我该不该答应她?”龚政见此路不通,还把路依航问得浑身不自在了,就采取怀柔政策。

“啊?”路依航有点傻,“……你不是说要考虑考虑一下吗……”

跟这傻小子说些弯弯绕绕的是绝对不行的。

“你觉得我跟她在一起怎么样?你觉得好吗?”

 

本来正常人都会说,“那你们得相处才知道吧。”

可是路依航就真不会回答了。

“我……我觉得……这得帅哥你自己做决定吧。”路依航苦恼地抓着头发,终于想出了后面一句话,把球抛回龚政。其实他心里不愿龚政谈恋爱,但他不能因为自己的想法就阻了朋友的幸福。

“哦。”最终还是没问出什么来,龚政有点失落。

前路漫漫哦。

“那个,帅哥,”路依航虽然知道现在问不是好时机,但以他的性格,现在不说,不问个明白会憋死,“你要是谈恋爱了会和女朋友住一起么?”

龚政心里转了个个儿,这傻小子问这个是……

“那……要看情况吧。”

见龚政没有明确回答,路依航又问:“你有了女朋友会不会就像陈冬一样没时间让我粘着了。”

“……”

“你要是和女朋友住……我是不是以后要搬出去啊……”

这几个问题问下来,龚政就明白症结究竟在何处。原来这傻小子只是怕自己室友身份不保。

龚政那颗希望的心沉沉地落了地。他知道自己对路依航抱有的那种希望是极不理智的事情。

“有可能吧。”龚政故意这么说,虽然这样说根本就是自欺欺人。

路依航的反应果然在他意料之中,先是委屈,然后又气冲冲的起来到处乱窜,边走边叨叨:“见色忘义!行吧,明天我就搬回宿舍住,给你们腾地方!”然后说来说去都是这几句话,看龚政不言语,最后自己也觉得没什么意思,就不说了,一个人像被霜打了的茄子,有点蔫不拉几的。

“好了,好了,没有,你不用搬走,我也不会和她在一起。”龚政拦住正在吃无理飞醋的路依航,郑重道。

“真的啊?”

‘她’是谁路依航当然知道,听了龚政这样讲他很高兴,高兴了一阵过后,又想到一个问题:“龚政,那么漂亮的女生你都不要,那什么样的女生才能入你法眼啊?——必须是仙女吗?”

龚政心里苦笑,看着路依航,眸中的星光沉到了眼底,他对路依航这么长时间的照顾当然不是只出于友情,他对朋友的距离一向把控的很好,朋友就是朋友,却不会这样的亲密。

他的眼中写满了对这个傻小子的热情,可惜,路依航不会懂。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