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uedrdr

现在改写原创耽美了!请多多支持!以往的作品有漫画超蝙,电影蝙超,盾冬三大本命。另加spirk, 锤基。DC漫威都吃!

【原创耽美】同志十诫 第7章 救难男神

这天,路依航他们班提前下课,和陈冬一块儿快步往餐厅走。这时去餐厅不用担心挤不到座位,也不用担心打不到最爱吃的糖醋排骨。但是,这一路上,走的并没有那么顺利,先是碰到在学生会工作的朋友,路依航开口打招呼,谁知他话还没讲,对方就先开口:“依航,厉害了!”

这一句没头没脑的恭维,让路依航摸不着头脑,他转头去看陈冬,对方也表示一脸不明白。

之后他又遇到的同学见到他都会停下来对他说声“恭喜了”、“为我们学校争光了”之类的话。

刚开始他还忐忑,拉住别人问。那些人都笑他,“唉,装装装,得瑟了啊!”“你还不知道啊,自己看公告吧!”后来,听得多了,他也就不追问了。

回到宿舍,路依航第一时间准备摸摸自己的宝贝电脑,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却发现原本合着的屏幕,被人打开了。他环视一周,宿舍里只有于强在,他看向于强,对方正好也在看他,本来就被脸上的肉挤得只剩一条缝儿的小眼睛显得更加猥琐。

于强上次用他电脑干什么,他这辈子也忘不了。他正要上前质问,对方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蹦到他电脑前,晃了晃鼠标,屏幕亮了。

门不知什么时候被后进来的陈冬关上了,将一切矛盾都与外界隔绝开来。

“等会儿,等会儿,能不能看完再说。”于强看路依航有发火的迹象,急忙指着显示屏对着他大声说。

路依航凑到跟前,一个男孩放松的站着,背倚在墙上,对面的桌子上放着的机器人有些眼熟。

他又仔细看过,这个男孩儿也挺眼熟的,还挺帅。

“哎,这不就是我么?”路依航指着屏幕恍然大悟,学校官网上出了公告,大致内容是表彰他获得全国机器人大赛获奖。

“对,就是你!”陈冬从门口走了过来,“你也太迟钝了吧,自己参过赛还要别人提醒,你也是个人才!”

“看看,全国大奖也,你出名了,兄dei!”于强得意洋洋,仿佛得奖的是他。

“你这阵子比较忙,所以都没留意吧,主办方应该是有发邮件过来的。”陈冬提醒他。

路依航于是坐下来捏着鼠标登上QQ邮箱。

“恩,确实是有,奖金居然已经发了。”路依航看着邮件,没想到这么迅速。

“唉,你不得请客啊!”于强推了他一把。

路依航心里开心,马上应到:“好,那我们晚上去撸串吧!”

陈冬说:“班上的同学都得请啊,大家在一起更热闹。”

“好啊!好啊!”于强在一旁附和,扭头就对陈冬说:“哎,那发个群消息通知大家喽?”

“嗯,现在就发。”陈冬说,“几点去?我下午有一堂选修课,你们呢?”

路依航答:“那就晚点,七点吧,我下午还得去图书馆。”

只有于强垂头丧气,百般不情愿的说:“我是羽毛球课啊!为什么这个老师每节课都要点名!我现在上课流的泪都是我选课时脑子里进的水!后悔死我了!”

“行了,有这抱怨的功夫,还不如睡一觉,养养精神晚上嗨!”路依航将降噪耳机戴好躺下。

 

“依航,恭喜啊,这么牛的奖让你给拿下来了!给咱们学校长脸!”

“就是,就是,来来来,都走一个,庆祝依航拿奖了啊!”

“祝贺你哦依航。”同班女生也在旁边说道。这种掉头发的理工科专业班上还真是女生少,珍贵得都像班宝。

“干杯!”

全班人七嘴八舌的,没说几句话,啤酒已经喝了不少了。

这次奖金不少,进来时路依航就放话,随便喝,放开吃!

大家吵吵嚷嚷互相打趣,到了十点多也就散了。

剩下几个都是和依航熟悉点的男生,还想喝下一摊。大家于是又去了酒吧。几个男生上来先点了三箱啤酒,有人说自己请了其它艺术院校的美女来一起玩。一群人没喝了一会儿,来了几个女孩,穿的都挺凉快,浓妆艳抹的,一看就是很社会的。酒吧灯光昏暗,路依航甚至看不清她们长什么样子。

“这个是我朋友,这些都是她的同学。大家一起热闹热闹,认识一下!”说话的同学脸喝的有些红,讲话有点大舌头。几个女孩也十分能说会道,轮流打招呼,哥哥弟弟叫的亲热,人热情大方,会喝酒,来了没多久,就热闹起来了。

一个也搞编程的同学捶着路依航的胸口说:“可以啊!什么时候参加竞赛的还没告诉哥几个,小子有心眼啊!你这还获奖了,光荣!来喝一个,为哥们儿的辉煌时刻干杯!”

“其实别人也都很厉害,我比较幸运吧。”路依航直率地回应,见别人看得起他,就大口喝下。

“靠,这不是变着法的夸自己吗?!别人厉害你还胜出,那你就更厉害了呗!”有人戏谑道。

“我不是那个意思!”依航赶紧解释,却被不依不饶的又灌了许多酒。

路依航酒碰得少,被挨个敬了一圈酒、灌了好几杯后,已经有些晕乎,又上了他心心念念的舞池摇了一会,不久就感觉不舒服了,于是就下了舞池。

原先的座位已经找不到了,此时此刻已经晕头转向的路依航,根本记不起来还有那么多小伙伴儿呢!

出了舞池,那个音响的声音震的胃越发不得劲儿,他找不到厕所,但是能看得到大门。

酒吧鱼龙混杂,单独出现在酒吧里的女人只要稍有点姿色,就会被盯上。虽然路依航是男的,不过他的相貌不能用稍有姿色这个词来概括。

一个在这里算得上身材高挺,长相出众又带着一脸单纯傻气、迷了糊涂神情的小鲜肉,喝醉酒后两颊红扑扑的样子,令人想入非非。其实路依航出舞池的时候就被盯上了。

他刚出了酒吧门,胃里就突然一翻腾,一阵弯腰猛吐,吐完了就觉得全身脱力,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下。这一坐下就感觉身上更没力气了,只想躺着休息。喝醉的人神识都不清醒,想躺就躺,也不管自己在哪。路依航这往地下一躺,觉得那个舒服啊。四肢划拉了几下,呻吟了几声,手搭在肚子上摸啊摸,就半梦半醒了。那盯上路依航的人,知道喝醉酒的人特别沉,自己一个人搬不动,于是打电话叫来了两个人来。

不得不说龚政实在是路依航的幸运星或是天降救星。

这里是酒吧一条街,龚政今晚也刚和朋友聚完,恰巧路过这条道。看到路依航的时候,这傻小子正被两个五大三粗的男人拖着往酒吧街后的暗巷里去,旁边跟着一个打扮妖艳、一看就不是什么良家妇女的女人。

想必是来酒吧捡尸的。至于要去哪,要把路依航做些什么,那真是只有鬼知道了。

路依航显然是喝醉了,被人拖着,完全站不住了,但是手脚还在条件反射地微弱抵抗。

龚政用手机拍下照片和视频后,赶紧走上前去。

“喂。”他拍了拍背对着他低声嘱咐那两个男人快点的女人的肩膀。

女人转过头来很警惕地问:“什么事?”

“你们是谁?他是我朋友,你们要带他去哪?”龚政板着脸和对方讲。

那女人一开始看龚政长得这么帅还很惊讶,听到龚政质问他们,脸就冷下来了:“你谁呀?你是他朋友?有证明吗?”

龚政用了与平时不一样的嗓音,沉着道:“他是M大的学生,我的校友,他先前打电话叫我过来接他的。我几个哥们就在附近,马上就到。你们要是想带他走,我现在就打电话给110。”

“你还别吓唬我!”女人阴着脸说。

“那这个呢。”龚政将刚才拍的照片摆在女人面前,在她看了一眼后,迅速收回手机,接着说,“这照片我已经发给我哥们了。”

女人阴沉的看了他一眼,示意两个男人将路依航放下,几个人上车走了。

大晚上的将一个醉鬼送回学校,要是被保安发现了,一定会受处分的,并且这个点了想进也进不去,于是龚政又将路依航塞进出租车,带回自己住的地方。

龚政刚将路依航放在床上,准备去拧个热毛巾给他擦擦,谁知刚一转身,路依航就趴在床边就吐了一地,龚政只好先收拾地上的脏东西。

“唔,啊~~!”路依航吐完后,也没有消停下来,他睡得并不安稳,一直哼唧着。

龚政问:“你哪里不舒服?”

“头疼~~!”路一航根本不清醒,嗷嗷的嚎着回答,委屈的声线让龚政的心揪了一下,接着路依航又出声了,“胃也疼——”

这可不就是喝多喝伤了么!

龚政只好先给路依航脱鞋脱衣,喂他喝水清清肠胃里的烧灼感。龚政接着又给他摆好睡姿盖好毯子,直到路依航的哼唧声渐渐弱了下去,他才起身收拾路依航吐的这一摊子。

这一夜,路依航哼哼唧唧了一夜,龚政迷迷糊糊了一夜。

路依航醒来的时候,已经接近中午,宿醉带来的头痛感还未消失,他醒来后回了回神,没认出这是龚政的房间。

醒来时不知道自己在哪,这让他有点慌,就急着起床。

“哐!”路依航下床时,头昏了一下子,身体载歪了两歪,为了保持平衡,他抓住床头柜,结果撒手时失手将闹钟带了下去。

龚政听到动静后,走到门口。

“你醒了。”

“唉,帅哥~~”路依航一看到他,心里踏实了,有气无力地说道。

“你昨天伤胃了,我熬了粥,你洗漱之后可以吃点儿。”

“哦。”路依航点头,然后挠头问,“谢谢啊,帅哥。我怎么到你这儿来了?”他想起自己昨天喝断片了。

龚政于将昨晚在酒吧看到的情况如实告诉路依航,果然看到对方满脸惊惧的表情。

“真的么?”路依航颤抖了一下。

“照片还在我手机里呢,要不要看?”龚政说,“你酒量不行,以后还是少去酒吧,少喝酒。”

 “这次是你走运,我刚好从那里经过,下一次,就不会这么好运了!”龚政并没有吓唬他的意思,可是路依航的表情确实像是被吓到了。

不过依航这人特别愣,什么事情,都能想到叉路上去,语不惊人誓不休。

路依航这越想越后怕,一缩脖子,就脱口而出:“哇靠,好险,初夜差点栽在不知道什么人手里了,连是不是女的都不知道!想想都后怕!”

说完后,他才发觉自己说漏了嘴,赶紧咬住嘴巴。

龚政听到这话,先是眼睛一睁,接着睫毛上下翻动,喉结抖动起来。上下又打量了他一番,一双明眸别有深意的盯着路依航瞧,直瞧到路依航脸红得番茄一样,龚政才憋着笑问:“你……你还是个……”

陆依航闹了个大红脸,忙辩解:“我才不是随随便便的人呢!这有什么好笑啊!”

龚政敛住了笑意,续而用沉静的微笑看着他,看得他老不好意思的。

“你瞧着我干嘛,处男又怎么了。”陆依航底气不足地说, “那个——那个当然要和喜欢的人了!我只是没遇到而已!”

“没怎么,我觉得你有自己的坚持和想法,很好。”龚政善睐的明眸温和地,用杏仁油一般的眼神注视着他的眼睛。

“那……帅哥……你的初夜……没了?”陆依航慢慢地探问,那种有点想学坏的乖宝宝的好奇眼神简直能杀人。

“无可奉告。”龚政拼命忍住心里就要破土而出的小苗苗,高冷而优雅地扬起下巴道。

陆依航讪讪地自己吭哧了一会儿,等到厚脸皮长回来了,还继续追问

“你交过几个女朋友,长什么样啊,有照片吗,给看看吧——你这么帅,女朋友得长什么样啊……”等等。

龚政被他气笑了:“别把话题往我身上扯!你以后在外面那种地方可得小心,失身那都是轻的!你得小心社会上的人,不然被敲诈勒索,或者被割肾买了器官到黑市上去都有可能!”

陆依航听了这番话,眨巴着眼睛说:“帅哥你对我真好,这么关心我!”

龚政一听,得,本来想教育他的,突然就给自己来顶高帽糊弄过去,这小子也不傻呀!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