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uedrdr

现在改写原创耽美了!请多多支持!以往的作品有漫画超蝙,电影蝙超,盾冬三大本命。另加spirk, 锤基。DC漫威都吃!

【原创耽美】同志十诫 6 心动初体验

第6章 心动初体验

五一小长假就在吃喝玩乐中匆匆而逝。

天气渐渐热起来,校园里已经有人烧包的穿上了半袖,路依航怕冷,不敢换短袖,但是他的电脑确实也应该换换了。

路依航的那台笔记本是上大学的时候为了打游戏买的,如果光是用来打游戏的话是够用了,但是随着他学习的逐渐深入,每天在机房上课的那点时间完全不够他敲代码的。自己的这台电脑的电脑打打游戏还行,用来做正事就有些不够用。

而现在,换电脑的理由得再加上一条——拜于强所赐,那台电脑他已经一个礼拜没有碰过了,他一看到那台电脑,就仿佛是看到了满屏的粘稠液体,恶心的不能自己。

他考虑换一台更高配置性能更好的电脑,可是——钱从哪里来?

他想起来那天晚上聊到模特的事情,然后执行力很强的立刻打了个电话去问。

“喂?”电话拨过去之后,对方很快就接通了。

“帅哥,你说过的帮我留意有没有朋友需要要人体模特的事儿,怎么样了?”路依航兴冲冲的问。

龚政问:“嗯,怎么了?你——现在需要用钱么?”

“是啊,我的电脑配置不太够了,想换台性能更好的电脑,如果你能帮我找到,那最好不过了!”路依航没有任何隐瞒的将自己的底透的干干净净。

“好,你要是想好了,那我就帮你问问,不过做模特可没有那么轻松,也要认真的。”龚政开始以为路依航只是图个新奇,热头过去了,这件事情就过去了,所以他并没有当真。现在,他再次问起来,龚政就答应下来。

好的人体模特到了哪里都很受欢迎,尤其是路依航这样长相端正、身材又匀称的优质模特,从来不用担心没有单子。

第二天晚自习时间,龚政就领着路依航去了美术学院。

请路依航做人体模特的是龚政同系的几个女生,女孩子本来就想法多,学艺术的女生更甚,彻底打破了路依航对于人体模特的看法就是很轻松,只需要坐在那里,或者躺着,靠倚着不动就可以的并不了解。

美术生的自习室是出了名的乱,随处可见的画架画具,角落里堆放着石膏像,看着杂乱,却又有一定的章法。

他进教室后打了个招呼,几个女生双眼放光的将他拉到椅子跟前坐下。

几个女生将龚政打发走后,将门窗都锁上,窗帘拉严实。

在路依航脱衣服之前,将要用的道具一个个的放在他跟前,对他讲:“小哥哥,这个陶罐放在这里,你不要碰坏了哦,一会儿你要拿着它的。”

路依航一一答应。

他长相清俊身材又好,几个女孩儿对他即将要摆的造型已经有了谱。

再加上他看起来乖巧听话的样子,女孩子们摆弄起他来,自然是不手软,没过多久,他头戴桂枝,身上披着白布,手里拿着罐子,被动的凹了一个希腊人沉静状的造型。

他是下午下了课直接过来的,一整个下午高强度集中注意力,下课后确实很累,但是维持一个姿势一动不动比上课更累。再者说,他本来就不是个有定力的人,现在无所事事的摆着造型,连个分散注意力的东西都没有,他受不了。

“小姐姐,能不能换一个姿势,我这样有点儿累。”路依航发声,他实在是忍不住了。

“嗯,那好吧,你可以坐在后面的椅子上,背靠着墙。”几个女生都是刚打了个轮廓,见他确实累了,就让他做了个比较舒服的姿势。

这个姿势可好太多了,背靠着墙,冰冰凉凉的,没一会儿,他就睡着了。

好在他上课背着老师偷偷睡觉的时候从不乱动,这个嘛,相当于上课。

“小帅哥,小帅哥~”

路依航睡得迷迷糊糊,听到有人叫他,他费力睁开眼,几个小姐姐围在他跟前。

“小帅哥,已经画完了,你回去睡吧。”小姐姐看着他笑的十分隐忍。

“啊!不好意思啊,我睡着了。”路依航不好意思的道歉,然后又问,“那个,可以给我看看么?”

几个小姐姐看着他,眼神复杂道:“那当然,我们正想要给你看呢。”

小姐姐拉着路依航,走到画架前,几张画从不同角度的呈现出路依航睡觉时的样子,画上美少年的睡相有着一种恬静安然的氛围,但是嘴角挂着的口水是什么鬼!

看着路依航惊愕的表情,几个小姐姐发出鬼畜的笑声。

路依航这才知道,人体模特不是那么好做的,美院小姐姐们的人体模特更不好做,不仅难熬,一不小心还会变成他们的笑柄。

 

炭素笔在纸上沙沙作响,勾画出或明或暗的纹理。

龚政抬起头来,午后的斜阳正洒在陆依航的周身,镶出一圈金色绒边。

在葡萄藤曼的支架下,陆依航斜倚在白石砌成的长椅上。他赤着足,头带桂枝,身上穿着希腊式的希玛纯,腰间松松地系着一条窄带。他眼神迷离,好似看着不远处的湖泊,他那漫不经心的神情和随意的四肢无不传递着一种令人神往的慵懒和沉静,仿佛他的思绪翩跹如同蝴蝶早已不知飞向何方。从褶叠垂顺的希玛纯的空隙间显露出的年轻肌肤犹如巴尔干半岛上的雪花大理石一般闪烁着柔和洁白的光泽。这具青春而引人遐想的男性躯体在龚政眼中就犹如月亮女神阿尔特弥斯所见的美少年恩底弥翁一样,或许,美、幻梦、爱与欲就是这付模样。

而此时,四周的所有其他人和这间画室,这些简陋的陈设和虚构的布景,全都在龚政的身边消失了,那些画笔触纸所发出的轻微沙沙声也隐匿了,窗户和四面墙都渐而褪色,变得透明,化为白色而明亮的光线。

他望见,在雅典某处一眼月牙泉边,在浓翠如同冠盖的树荫下,有一头鹿,一头幼鹿,啊,不,是一头正要成长为年轻雄鹿的小公鹿。它四肢矫健而优美,皮毛柔软,正回过头来向他这边望,那双明亮而黝黑的圆眼睛仿佛在凝视着他。它的神情恬静而优雅、怡然自得,望向他的眼神就像能进入他的心灵。

然后那头鹿伸舌去舔舐一位希腊少年的手,那少年四肢修长,年轻的面庞上有一双同样静的谧眼睛,他的神情就像他赤裸的足边的湖水,有一种令人沉溺的魔力。

一声轻微的断裂声,将龚政从幻想的国度拉回到身处的画室。是别人的画架移动了一下,他转下头看到自己右手下的画纸,浅浅勾勒出的几个线条已将他方才的想像描出了大致的轮廓。

 

 

之后,龚政又给陆依航介绍了几次模特的工作,有时是学院学生需要,有时是龚政自己需要。

直到陆依航攒够买电脑的钱,就不再继续给别人做人体模特,虽然轻松,但毕竟还是不符合他的性格并且有些不好意思;只有龚政这边,他愿意继续做,不收费。

给龚政做模特是最舒服的,龚政画画时,对姿态的要求并不高,他每次都说:“你感觉放松的姿态就好。”

和龚政混熟后,相处下来就很自在了。两个大男人在一起,路依航也就十分坦荡了,他躺在背景板下,布料堪堪遮住重点。

客厅当然没有画室那么大,再加上场景布置占用的空间,他们两人的距离很近。

柔和的光线打在路依航的身上,显得更加肌理分明,他的胸膛因呼吸而微微起伏着。龚政的视线从他的喉结顺着他流畅的颈线,再到锁骨、胸膛以及隐藏在布料下的形状…他几乎都可以勾勒出来。

依航在一个姿势累了时直接侧躺过来,用手臂支撑起头然后漫不经心地看着龚政:“我累了,可以休息一下吗?”

那眼神直率而又富有诗意的慵懒,还带有一点男孩儿萌萌的撒娇,流露出天真而娇憨的性感。

龚政露出在画板外的眼睛怎能不将此美景尽收眼底?

四目相交,仿如有羽毛在龚政的心尖上轻轻撩拨,仿如俄耳浦斯的琴弦颤动过他的心房。这一刹那的心动如同电针将不可言喻的细微电流传递到龚政的每处肌肤,让他的心忽的一飘。

他说不出话来,只能赶忙低下头详装作画,但他的笔触却早已散乱,丢了魂。

不可否认,路依航是模特中间最能激发出龚政创作欲的人,或者换句话说,是最得他心的一个。

而此刻,路依航就是令他灵感迸发的缪斯,他从未有过如此强烈的感觉。即使他一向懂得欣赏自己的模特,但却从未有人像依航这样触到他那隐密的、不可诉说的、私密的——心灵。

 

然而,在他对依航的评价或是好感度提升到最高界值的时候,千万不能让依航开口。

“哎,你有没有觉得我们两个现在很像泰坦尼克号里的杰克正在给露丝画像的那一段。”

气氛因这一句话,变得更加暧昧了。

两个人相识这么久,龚政用脚趾甲想想都知道他只是随口说说,想要搞笑,但龚政无法不去多想,这句话就像是一口带了麻药的甜酒,明知有害却甘愿被其荼毒——

龚政抬起头来,看向路依航的眼神更加深黑而浓郁。

或许距离真的可以传递些什么,但或许也只是单向的,龚政对路依航的暧昧好感,以路依航钢铁直男样的迟钝是体会不到气氛之变化的,也注意不到龚政情绪之变化。路依航仍旧自言自语道:“诶,要是我是女生你也能这么坐怀不乱,认真画画吗?”

本来是说来搞笑的一句话——说者无意,可听者有心啊。这傻小子根本不懂龚政那不可坦露的内心,只是给龚政平添了一丝苦闷而已。

他嘟囔了一阵儿,见龚政一直不搭茬,才意识到自己一直在自说自话,有些不满道:“唉,你怎么不说话?”

“不要动。”龚政低下头去画阴影,只是轻声打断他继续发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