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uedrdr

漫画超蝙,电影蝙超,盾冬三大本命。另加spirk, 锤基。DC漫威都吃!

【盾冬】九头蛇的纹章 3(二战巴黎AU,蛇盾,慎入)

其实第一节配合The Mass 弥撒一曲食用更佳,但当时忘了挂上链接

http://www.kugou.com/song-36/axtfaf.html#hash=B94B420C33B22AD9C401DABB20328F39&album_id=0

 敬告:图片仅供参详,切勿当真,请批判看待!若引起不适,请点叉退出!

 

———————九头蛇的纹章第三节——————

                                  “相遇”

车子很快开上了一条更宽的马路。没多久,他们便发现前方有一辆军用汽车和两辆摩托停在路边,在这一片美丽的田园风光中不由得令人感到破坏景致。

他们疑惑着把车开近,只见那军用汽车的前引擎盖打开着——一堆修理工具放在地上,一名军官和两名士兵正在检查哪里出现了问题。

路旁边本来还有一些法国乡村妇女在卖她们自销的农产品,因为天气炎热,另几个德国士兵则在打手势向她们买水,借此想和几位有点姿色的女人攀谈几句,可惜他们只会几句最简单的夹生语言。由于解决不了问题,军官正试图向一位中年妇女用法语寻求帮助。

巴奇开着车载着娜塔缓缓从马路上驶来时,那军官敏锐地感觉到了汽车的靠近,一是出于军人的警觉,二是或许他想向来者求助。

风吹过田地,吹起娜塔脸上的面纱。那些军人一时都停止了和别人的交谈,目不转睛的盯着他们看。

经过时,巴奇和娜塔也不由向路边的德国军人看去。出于不想惹上什么麻烦,巴奇打定了主意不想停车。路边的那位德国军官停下了和面前的妇女的手势与谈话,那双眼睛追随着娜塔和巴奇看了过来。这军官身材高大笔挺,身着军服的线条依然如雕塑般出众超群,帽檐下压着后脑剪得短短的金发;虽然隔着距离,但他那双冷蓝色的鹰一样的锐利目光仍像两道低温线一般朝他们投来。

那些乡村妇女和士兵们目光讶异地看着这两位仿佛从天上降下来的漂亮汽车上的华丽人物,在这一片法国田野里这对美丽的男女显得如此赏心悦目,令人艳羡地移不开眼睛。

娜塔不由得伸手按住了自己脸上的面纱,她那绿色的眸子和娇美的红唇泄露在这一片金色风光之中。虽然看不清那军官的仔细面容,但她依旧能感觉到他那深郁的目光投注在他们身上那沉甸甸的份重。虽然没有士兵朝他们吹口哨,但那些士兵们目不转睛地盯着娜塔的眼神仍旧令巴奇感到不快,使得他看着那德国军官的眼神或许下意识也露出了些许不善。

那德国军官默默地看着他们开车过去,并没有叫他们停下来。

在开过了好一段距离后,巴奇和娜塔才消除了刚才的紧张感。

直到过了好一会,娜塔才开口道:“我们刚才不停车没关系吧?”

“没关系,”巴奇一边驾驶一边说, “那些德国人没叫我们停下,我们就不用理会他们——”

他们都明白,和德国人瓜葛越少越好。

然后,巴奇和娜塔就沉默了,但巴奇脑海里却萦绕着那德国军官犀利而穿透性的目光怎么也挥之不去,直到开过车去好长一段时间,那军官的目光仿佛还在刺着他的背似的。

 

他们的汽车最终抵达了皮尔斯伯爵的宅邸。

“voila! 巴恩斯托洛肖夫先生和罗曼诺夫小姐!你们终于来了!”他们一进大厅便立刻受到了大家的注目,并得到了一位法国社交界名人——花花公子范达尔的欢迎,他用那虽然造作但华丽性感的法国腔调热情地向他们问候,一手挽住一个,领着他们向大厅中间的主人走去。

“哦,你们终于来了!”皮尔斯伯爵欢快地说,他身着优雅的燕尾服,尽管话语亲切,但那养尊处优的脸上无论什么时候都是一派法国上流人物习惯性的傲慢神色。

“让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下——”皮尔斯伯爵伸出手向他们引荐正与之谈话的人,“这两位是巴恩斯托洛肖夫先生和罗曼诺夫小姐,这位是沃夫冈·冯·斯崔克男爵兼上校,这位是艾瑞克 兰谢中校,这位是赫尔穆特·泽莫准校——泽莫男爵海因里希的儿子——而范达尔先生我们都认识了——”

斯崔克男爵、兰谢中校、·泽莫准校一一和他们握手,用法语互相致意。

看着他们对于娜塔莎的态度,巴奇便在心里勾勒着这些德国高级军官的性格。

斯崔克男爵是个喜怒不形于色的人,令人难以猜透他心中所想,不过对于美丽的女人他也会殷勤备至;兰谢中校的眼神透露出他是个好色的情场老手,对女人很有一套,但很懂得掩饰这一点;而最年轻的泽莫准校,当他第一眼见到娜塔莎,他的那双眼睛就放射出难以形容的亮光,从那一刻起他就开始神魂颠倒,只能围着娜塔莎转了。

几位军官将娜塔莎围住,大献殷勤。而巴奇则被范达尔拉去和一名英国商人菲尔 寇森以及美国运动员克林特 巴顿聊天。

“啊,非常高兴认识您!”泽莫用不是很醇熟的法语向娜塔莎示好,然后找机会热情地与她攀谈起来。在得知他们俩是俄国流亡的贵族后裔后,他就更加兴奋起来,因他本人是德俄混血,于是他就使用了几句俄语,这令娜塔莎十分惊讶和高兴。拥有了共同的语言,这极大的鼓励了赫尔穆特·泽莫的信心,于是他开始像只仓鼠一样用他那飞快的语速喋喋不休了起来。

范达尔和英国商人及美国运动员显然比那几名德国军官有趣的多,和他们聊天当然轻松的多。不过巴奇虽然和他们聊着,心思却一直没从娜塔莎身上离开过。德国军官们自然没有那些德国士兵的目光那样赤裸无礼。他们看上去彬彬有礼,但他们简直无法让娜塔莎从他们紧密的包围圈中逃出哪怕是一小会儿来。不过娜塔莎一向对于这样的社交驾轻就熟,军官们完全被她那高贵美艳、神秘迷人的气质给折服了。在她的面前,他们那军官的身份都不复存在了,他们只是男人而已。从他们脸上的笑容和热切的眼神来看,她成功地令他们智商降低了不少。当巴奇对她投去关注的一瞥时,她令他安心地对他会心一笑。

就在这时,有一个人进入了大厅,大家都不约而同地感受到了此人的到来非同寻常,于是下意识地向入口望去。

只见一名德国军官在入口处将自己的军帽摘下递给自己的勤务兵。首先他一头在灯光下熠熠发光的金发吸引了人们的注意。此人身材健美胸膛宽阔,双腿铿钪有力,无论是他的一举一动还是他的身形都如同艺术雕像一般吸引着人们的目光。当他走近,人们发现他的五官几近完美无缺,他的脸庞阳刚而坚毅,在他没有瑕疵的白色皮肤上的一双蓝眼睛从而使得这阳刚而坚毅的线条轮廓又不失美感,并不会令人感到过于强硬从而太具侵略性。虽然赫尔穆特·泽莫是个年轻漂亮小伙,兰谢中校是位极其具有成熟魅力的美男子,范达尔有着法国花花公子的迷人外表和优雅举止,但不知为何,和他一比都竟然感觉黯然失色了。他就像日耳曼传说中走出来的形像一样,带着一点漠然而冷峻的神情看着宴会大厅,直到他看到他熟悉的同僚,他的眼神才散发出一些温和来。

 

----------------------待续-------------------------

注:1. 俄国贵族从小学习法语,并且在谈话中经常使用法语,法语简直就是他们的第二母语。

注:2. The mass 是改编自歌剧《布兰诗歌》的“命运女神”选段,经常有人误以为是纳粹SS军歌,但实际上不是。

该乐曲气势恢弘,被迈克尔 杰克逊在演唱会开场时使用过,以后经常被诸多演出活动引用。(没错,这首曲目令楼主迷恋了二十载,以前一直想借此曲目写篇小说,今日终于达成所愿——喂,你到底有多老……)

 

蛇盾P完竟然感觉和普京有些相似……

 

艾瑞克 兰谢

 

赫尔穆特 泽莫

评论(10)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