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uedrdr

现在改写原创耽美了!请多多支持!以往的作品有漫画超蝙,电影蝙超,盾冬三大本命。另加spirk, 锤基。DC漫威都吃!

【原耽】同志十诫 2

第二章 鸠占鹊巢

十一点十一点十一点——

路一航满脑子都是这三个字,学校宿舍几点关门他这个当学生的当然知道,可他根本没有想到自己会嗨到忘了时间。

“完了完了,这下回不去了。”路一航站在原地懊恼已经超过了十分钟。

“这里这么吵,出去想办法吧!”龚政只得将他一路拽着出了酒吧。晚上十一点对于经常混夜场的人来说,美好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所以他们一路出去的也不是很顺利。

在门口站定以后,龚政才说:“不赶紧出来,你是想呆在里面过夜吗。”

路一航不太好意思的挠头干笑,从吵闹的环境出来,耳朵一下子解放的那种空虚感,让他觉得整个世界都有些失真。

“唉,为了找我,你自己也回不去了,我连累你了。”耳朵还在嗡嗡作响,他开口讲话时差点都没听清自己的声音。

“小声点,我听得到。”龚政看着路一航这样愧疚,莫名觉得他很单纯,傻乎乎的,只是两个人又不熟,也不好开口逗他,只好一本正经的讲:“我不住宿舍,所以你不用担心我。”

“噢。”路一航若有所思的应了一声,心底更加的失落,还以为回不去至少有人和他一起,但现在只剩他一个人没着没落的,纵然有种被全世界抛弃的感觉,也只能强装镇定。

酒吧门口灯牌花花绿绿的光照在路一航身上,显得这金毛犬般的大男孩有些可怜。路一航为人单纯,性子太好摸,从酒吧内的几句简单交流,足以看出他情商低得可怜,向人求助这样的话可能还不知道说。

“不然这样吧,我租的公寓离学校不太远,你今晚先到我那里住吧?”龚政适当贴心开口。

果不其然,刚才还一脸可怜兮兮的人立刻脸色大变,大喜过望地看着他:“真的么?”

龚政没有回答路一航的问题,径直走到路边停着的一辆出租车旁边,回头看着路一航,他这才后知后觉的跟上去。

路一航跟着龚政到了他的住处——是个单身公寓,坐电梯上去后靠里侧的门,开门进去后,路一航的眼睛就不太够用了。

“家里有点乱,别介意。”龚政招呼他进去。

这句话仿佛是一种社交辞令,路一航眼中所见的完全不是他说的这么一回事儿,典型的单身公寓格局,两室一厅一厨一卫,装修的精致高档,富有艺术气氛。到处都是画,但是因为房子够大,并不显得拥挤。

唯一一处比较乱的可能就是,来不及收好的画具堆在地上,显得有些杂乱,但是更有生活气息。

“这地方应该不便宜吧。”路一航好奇的问,学校宿舍便宜便捷,干嘛要在校外租一套房子。

“这里相对安静一些,方便我创作。”龚政好像已经知道他疑惑的到底是什么一样,十分自然的回答。

 

路一航将目光放回到墙面上去,这间处处透着精致的公寓里,每一面墙,每一个空隙都被龚政利用的很好,各种小玩意儿以及画作,或是写实,或是印象派,皆是趣味丛生。路一航不自觉的迈开步子,细细寻摸过去,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已经快走到一个卧室门口了,急忙住脚扭头去看龚政:“这是你卧室哈?”

 “这个是我的画室,里面也都是些用具和画。”龚政说。

“可以欣赏一下不?”一航大概没有发现自己眼中透出的渴望有多么强烈,泛着水光的眸子,既便是龚政对他一进来表现出的冒失有所不满,此刻也融化在他眼中了。

“也没什么特别的。”龚政只好好人做到底,替他将房门敞的更大一些,让他进去。

路一航看着他的作品,不住地赞叹:“哇,你真是太厉害了!”

“哇,我终于知道什么叫神仙画画了,小时候我美术老师特不待见我,现在我才知道为什么。”路一航边走边感慨。

龚政不得不接着他的话道:“每个人都术业有专攻吧,就像我写不来编程代码一样。”

“也是。”这老实孩子竟然还承认了,不过看他全副心神都放在这些画上,龚政就没再继续说什么,转身去为今天的这位意外来客准备果汁。

龚政再次出现在路一航的身后时,路一航已经参观到人体艺术这一块儿了,他仰头对着墙上形形色色的人体画,后脑勺仿佛是长了眼睛一般的对龚政讲:“这也是你画的?真棒!”

“嗯哼~”龚政淡淡地说,“大概因为我的模特儿都不错吧。”

“你们搞艺术的不是都追求美么,丑的也画么?”路一航突然像是发现了什么,指着其中的一幅画道。

龚政顺着他的手看过去,画上的模特确的面孔确实不漂亮,身材也不如别的模特纤瘦,但是也有她的独特之处。

“并不只有美丽的才能入画,艺术其实是包罗万象的。不过,艺术时常也是一种很矛盾的体验,只有真正自己去体会才能理解其中奥义。”龚政谈起美学来,有一种令人不可触摸的高雅和深刻神情。路一航虽然不懂,但内心里涌起一股子对自己所不了解的神秘事物的敬意。

不过刚上大学不久的男孩儿骚动的内心被本能支配着,没过一会儿就原形毕露。过了一会儿,路一航玩笑般的问:“那你画了这么多人体,是不是也看过很多裸体美女?”

龚政就知道他会问这个,这个问题不知被人问过多少遍:“还行吧。”一航的这个问题让他觉得有点太俗,所以不想多做解释。

路一航露出狡黠的神情,不无艳羡地说:“要是我也会画画就好了。”

龚政不置可否。

“当模特很赚钱么?”龚政猜路一航大概是在自言自语,因为在他没有来得及回答时,他又像是在肯定自己提出的问题一般的接着讲,“大概很赚钱吧,不然女孩子怎么肯给别人看自己的裸体。”

“那你们画不画男的啊?如果真的很赚钱,那我也想试试。”路一航就像个孩子一样想一出是一出。

龚政在心里给了他个高冷的白眼。但是这个问题躲不过,只好答应路一航帮他着意,以后有需要男模帮他介绍。

随后,龚政看了看墙上自己手工制作的挂钟,已经快凌晨一点钟了,于是问路一航:“玩了一晚上,你饿了吗,需要我帮你准备一点宵夜么?”

他只是礼貌性的一问,但是路一航当真了,并且毫不客气的接受了。但一航的脑子还沉浸在刚才的话题中,于是在他吃完龚政做的三明治之后,又一次提问:“哎,我可以免费做你的模特,感谢你今天收留我。”

龚政还没来得及说话,一航便接着道:“你看,我身材很好的。”说着,还撩起衣服来,将他引以为傲的六块腹肌展示出来。

这么上赶着给人当模特,龚政还真是第一次见。这家伙根本不知道自己傻的很撩人,现在龚政看到依然自顾自讲话的路一航就头疼。

和这样一个呆萌萌靓相大男孩共处一室想要气氛不暧昧都难。尤其是对方还是个傻白甜。

龚政努力告诉自己,路一航只是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大号小屁孩儿,却还是忍不住看了他的腹肌。以美术生的眼光来看,他肌肉紧实却不过度,属于刚刚好的那一种,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精瘦型的身材无可挑剔。

“你摸摸看是不是很结实?”一航抓着他的手往自己腹肌上按,不知道自己一厢情愿的热情和无意中散发出的荷尔蒙会给别人带来困扰。

接下来的时间,路一航用实力向龚政秀出了他令人扶额的低情商。

龚政:“我这里只有一张床。”

他就赶紧表态说:“没关系,我不介意两个人一起睡的。”

龚政的本意是两个大男人,尤其是和他在一起,路一航最好打地铺,但是既然路一航话已经说到这个程度了,龚政这位看上去高冷的艺术男神,但其实是个老好人的主就不好意思再开口要求他睡在地上。

这一晚,龚政右眼皮跳得厉害,总觉得还会发生点儿什么,果然,到洗澡时,路一航果不其然的又出了差错。

家里的淋浴有些问题,所以在路一航脱衣服之前,龚政手把手的教他怎么用,怕他记不清还干脆提前帮他打开,谁知路一航刚进去没一会儿就在里面大叫:“龚政!龚政!”

龚政正在铺床,不知道什么,接着又听到他在里面嚎叫:“帅哥!帅哥!快来救我!”

 

 

评论